<li id="df73l"><s id="df73l"><strong id="df73l"></strong></s></li>

        1. 新聞資訊   News
          聯系我們   Contact
          搜索   Search
          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

          保護歷史建筑,科技功不可沒

          2018-10-10 10:40:12      點擊:
          ■本報記者 黃海華


          “歷史建筑不僅是文化傳承,也是集體記憶,而科技對于歷史建筑的保護功不可沒。”日前,在市科協主辦的首屆“上海歷史建筑文化與科技國際周”主題論壇上,科技如何讓歷史建筑煥發出勃勃生機成為熱議話題。


          科學會堂曾是危房


          拿市科協所在的上海科學會堂來說,科學的修繕既令其擺脫了危房的困境,又保存了歷史風貌。


          科學會堂的主體建筑始建于1904年,是上海最大的法式古典建筑。由于受到白蟻侵蝕、部分木結構損壞等問題的困擾,并在抗震、消防等方面不符合現代建筑的安全需求,2009年,這棟歷史保護建筑被認定為危房。修繕工作對建筑內部的承重結構進行了重新設計與改建,僅僅為了復原內天井的外立面,專家就召開了數次會議,方案甚至精細到外墻黑灰石子的配比比例,最后一致決定將外立面的鵝卵石剝離下來,經過重新清洗后再原貌復原。經過特殊而嚴格的工藝處理,無論是外墻裝飾、屋頂,還是法式拱形門窗、彩色玻璃、舊式木地板等,都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舊有的風格。


          “用科技手段并不意味著讓歷史建筑更新更炫,而是對其進行保護和更新。”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同濟大學教授鄭時齡說,比如測量工作,以前都是由人拿著皮尺去測,現在一些建模技術可以進行準確測量。此外,新科技還可以對歷史建筑的質量和結構進行考察,滿足安裝空調等新需求,特別是對建筑加固和抗震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
          符合最小干預原則


          “早在1931年,第一屆歷史性紀念物建筑師國際協會會議上,就明確了在修復工程中允許采用現代技術和材料。”上海交通大學歷史建筑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曹永康介紹,會議當時建議在任何加固或局部修復行為實施之前,必須對其損壞和自然衰敗進行全面的分析。


          談到科學技術對于歷史建筑保護的意義,曹永康認為,科技提供了可靠的數據支持,能減少不必要的損傷,也符合最小干預原則,可提供長期動態的實時管理。比如,在對梅蘭芳故居測繪時,就用到了三維激光掃描技術,它能以任何角度位置對三維模型進行透視觀察,并且可對模型進行精確的數據測量。紅外熱成像技術在20年前就開始被國外學者應用于建筑遺產病害檢測中,它具有檢測速度快、實時結果顯示、對文物建筑完全無損的優點,可用來檢測外墻空鼓、表面剝落、屋頂滲漏等病害問題。這一技術也用在了對泗涇古鎮民居的檢測中。


          對于玉佛禪寺大雄寶殿須彌座的檢測,則采用了地質雷達這種無損檢測技術,使用了三種不同頻率的天線采集數據,經過對數據的整合和分析,推測出了須彌座內部的大致結構關系。“對歷史建筑進行干預時,選擇的材料既要具有可逆性,也必須尊重被修復的歷史建筑。也就是說,修復材料要在化學、物理、力學性能、彈性方面與原有的材料相兼容。”曹永康說。

          稿件來源:解放日報

          买赛车软件

          <li id="df73l"><s id="df73l"><strong id="df73l"></strong></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df73l"><s id="df73l"><strong id="df73l"></strong></s></li>